您的位置: 米泉信息网 > 时尚

魔翎异闻录 第六十二章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34:41

魔翎异闻录 第六十二章

夕阳西下,第一天的比武大会很快就落下了帷幕。获胜的弟子欢欢喜喜,直接等待第三天的比试,落败的弟子不敢松懈,各自回家准备第二天的新一轮出战。

“明天出战的全是今天落败的弟子,咱们是不是可以跳过去,直接看第三天的比试?”凡音提议道。

“那怎么行,”晴鸢不愿意,“今天落败的弟子中也有不少身手了得的人,明天我们还要来看。”説着,晴鸢转向柳七霜道,“不仅要来,还要早diǎn来。霜儿你明天先赶早来占一个好地方,不能再像今天这样躲在角落里看了。”

“明天那场再输的话,是不是就参加不了后面的比试了?”凡音问魔翎。

“那当然了。”晴鸢抢着説道,“所以才更好看。今天的比试里面,很多人自以为胜券在握,所以打得漫不经心,这种比试一diǎn也不好看。”

“鸢姐姐这么説,也不无道理。”凡音认同地diǎn了diǎn头。

“以前看别人比武,全是在看热闹。今天多亏有先生在一旁讲解,连我这个外行也能看出一diǎn门道来了,先生真不愧为青龙城第一先生。”晴鸢高兴地説道。

“姑娘抬举了,”魔翎连忙摆手,“青龙城第一先生,这个封号可不敢当。我只是説了説他们的功法路数,不是多了不得的本事,晴鸢姑娘能看得开心就好。”

“开心,开心,”晴鸢连声説道,“好久没这么开心了。明天的比试也劳烦先生讲解啦。”

“xiǎo事一桩,姑娘放心。”

晴鸢听到这话更开心了,一行人闹闹嚷嚷地离开天子阁,比自己在台上比试获胜还要高兴。直到回了住处,见了早已等在房前的黑衣道人,才知道静思苑今天未尝一败,挂名道人全都进入了第三日的比试。

“好,好,干得不错。”晴鸢带着先前的兴奋劲拍了拍道人们的肩,“下一场继续努力。”这个举动让黑衣道人们面面相觑,不知该作何反应。直到凡音出面认同了他们的表现,道人们方才拱手道谢,领了酬劳各自散去。

夜里,魔翎正独自坐在房中闭目运功,忽然听见有人敲门。

“魅羽先生,你睡下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”魔翎收了功,睁开眼睛,“姑娘请进。”

吱呀一声响,门被推开一条细缝,一个黑乎乎的身影钻进房来,立在距离魔翎十余步远的地方。窗外的月色黯淡无光,绵软无力地落在黑影的膝间,再也爬不上去。

虽然看不清楚面容,魔翎还是从服饰和声音知道了来者是谁,“是晴鸢姑娘让你来的吗,凡音姑娘?”

“不是,”凡音摇了摇头,“是我自己来的。先生——不用戴斗笠吗。”

经凡音提醒,魔翎才想起忘了遮脸,不过既然被看见了,再戴也没什么意义。“马上准备休息了,就不戴了。”

“先生真是漂亮……”从凡音站的地方看去,魔翎的身子一半在暗中,一半在明处,光影交界的一条线整整齐齐地落在正中央,恰好勾出脸上分明的轮廓。露在月色下的半侧脸颊清澈柔润,恍惚看去有如一湾静湖,任由淡淡的月光在上面摇曳流转。“比想象中的还要漂亮……”

“姑娘説的什么?”魔翎没有听清凡音的喃喃低语。

“没什么,”凡音摇了摇头,“我是説先生戴斗笠太可惜了——我可以靠得近一些吗,先生?”

“无妨,”魔翎指了指旁边的椅子,“姑娘坐下説话吧。”

凡音往前挪了几步,犹豫着没有坐下,“已经不早了,就不多打扰先生休息。我就站着説吧。”凡音咬着嘴唇,紧紧地看了魔翎好一会,才算开口道,“先生跟魔翎公子很熟吗?”

魔翎没想到凡音会问这个问题,有一些吃惊。

“我跟他有些交情。”魔翎説道。

“先生是什么时候,在哪里认识的魔翎?”凡音追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魔翎刚刚的疑惑瞬间变作了谨慎,“时间太久,我记不清了。”

“那……”凡音脸上流过一丝失望的神色,“先生对魔翎的事情知道得多吗?”

“姑娘是指哪方面的事情?”“比如他家住何处,年岁多少,有无亲族——”

凡音话还没説完,就被魔翎打断了,“姑娘询问这些事情做什么?”

“没有别的意思,”凡音尴尬得连连摆手,“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“姑娘真想知道,不妨去问他本人。”魔翎仔细盯着凡音的神色,还是猜不透凡音的心思,“我不便相告。”

“……説的也是。”半晌沉默之后,凡音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,埋头带着歉意説道,“打扰先生这么久,实在过意不去。还请先生不要将今晚的事情説出去。”

“姑娘?凡音姑娘——”凡音説完这话便转身逃出了房间,魔翎制止不及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只能听见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了。

凡音走后,魔翎独自坐在窗边想了许久,还是想不明白凡音打听自己情况的原因何在。自己跟凡音前后总共不过见了四五次面,除了之前在钱庄单独见过一次,其他时候她都和晴鸢在一起。比起魔翎,魅羽不是更值得在意吗。她让我不要将此事告诉别人,也就是説她打听魔翎,很有可能是出于私事。

这就更奇怪了,她是晴鸢身边打理各种事情的用人,自己则是青龙城毫不起眼的生意人,这之间能有什么私底关系呢。

“不想了,睡觉。”魔翎甩了甩脑袋,“想也想不明白,不如等她主动来问。”

就在不久前的另一个房间中,晴鸢和柳七霜围坐在桌边,正拨弄着桌上的油灯。

“那个魅羽先生,果然很适合教书,”晴鸢将油灯摆弄了半天,光线还是很暗,“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弄,烦死人。”

“您刚才説的什么?”柳七霜将晴鸢丢到一边的油灯拾了起来,耐心地拨弄灯芯。

“我説,那个叫魅羽的先生,教书确实在行。三两句就把功法路数讲清楚了。”晴鸢重复了一遍,“难怪她会去学堂当先生。就是不知道她的真本事怎么样,我上次让你刺探她的底细,你有什么收获?”

“我一路跟踪她到了镜山,不敢再往前追,就用暗器偷袭她。她发现之后,逃到了山上的一片竹林里。那个地方有一个老头非常厉害,她跟那个老头联手将我击退了。我看不出来她究竟用了几分功力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晴鸢沉思了一会,“既然这样,只能再找机会了。希望她不只是嘴上功夫厉害,不然我们可就白忙活了。”

“可您不也需要这种对功法理解深刻的道人吗?”

“光是理解深刻有什么用,你忘了我们之前找过的那些道人?嘴上都挺能説的,实际动起手来一文不值。”晴鸢想到以前的事情,肚子里就一阵窝火,“我总觉得,读功法和练功法有差别,一套功法看上去是一副模样,连起来就是另一副模样。”

“如果这个叫魅羽的人也不能解读剑藏功法,您打算怎么办?”柳七霜説到这里,下意识地看了看腰间的宝剑。

“上次只把画卷稍微给她看了一下,她看不出来门道也不奇怪。等这次比武大会之后,我再让她好好看一次,如果还是不行……”晴鸢轻咬嘴唇,眼睛盯着虚空,“那就只能跟莫子虚合作,看看他有没有其他办法了。不到万不得已,实在是不想跟那个疯子扯上关系。”

“那魅羽要不要……”柳七霜举起掌刀做了一个切砍的手势。

“看过剑藏功法的人,要么效命于我,要么死。”晴鸢的神情在一刹那变得十分狰狞,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“到时候这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遵命,晴鸢大人。”柳七霜diǎn头领命,似乎已经习以为常。

“对了,参加上台比武的那些弟子,你看如何,有没有能用之人?”晴鸢忽然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柳七霜径直摇了摇头,“除了一个大个头稍微有diǎn能耐,其他一无是处。”

“你是説那个光头和尚?”晴鸢对此人有些印象,“我记得他叫……秦霸天来着?确实孔武有力,用的也是外家武学,看样子应该是白虎郡人。不如收来供我差使?”

“空有一身力气而已,做事未必干净利落。”

晴鸢看着柳七霜不服的模样,微微一笑,“你説不行那就不行吧。那对兰氏兄妹呢,魅羽説他们值得注意一下。”

“他们不是输了吗?”

“正因为输了,所以才值得注意。听魅羽的意思,他们好像不应该输。”

“两个人一齐上阵,不会违反规则吗?”

“妹妹兰芷断腿,哥哥兰衡断手,算不得两个人吧。”晴鸢轻笑道,“不过整个比试当中,妹妹都稳坐在哥哥肩膀上不掉下来,这也算是奇特了。”

“那我再留意一下他们。”柳七霜应道。

就在二人密谈渐冷之际,凡音敲了敲房门走进屋来。“晴鸢大人,我回来了。”

“音儿,你跑哪去了,”晴鸢见来人是凡音

,心里一松,“怎么出去那么久?”

“我去给黑骑卫交代后天的事情了。”凡音面不改色地来到晴鸢身边,“大人找我有事?”

“你快帮我们把油灯弄好,霜儿跟我弄了好半天,这灯还是这么暗。”

“遵命。”凡音从柳七霜手中接过油灯,又从头上取下发簪,稍微拨弄几下,油灯便亮堂起来。

“不愧是音儿,就是能干。”晴鸢高兴道,“把黑骑卫交给你准没错。”

“大人抬举了,音儿定当尽力,不辱使命。”

晴鸢看见柳七霜脸上有些不高兴,开口半安慰半劝诫道:“我知道你对我将黑骑卫交给音儿这事不满。我之前确实考虑过将他们交给你掌管,但你一来不擅言辞,二来不擅处理琐事,我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让音儿来统领黑骑卫比较合适。你就好好跟在我身边,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“霜儿不敢。”柳七霜埋着头,看不见脸上是什么表情,但凡音可以隐约感觉到,柳七霜一时半会,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,会对此事耿耿于怀。

于是凡音对晴鸢説道:“大人,我的武功远远不及柳师兄,这黑骑卫统率的位置,还是让柳师兄来坐比较合适,我可以从旁——”

“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,你们都不要再提。”晴鸢打断了凡音的话,“你安心经营黑骑卫便是,如果霜儿敢对你使绊子,我绝不轻饶他。相反,如果黑骑卫在你手上毫无起色,我随时要将它收回来。你们都听明白了吗。”

“是,大人。”凡音和柳七霜同时应道,彼此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。

三亚治疗癫痫病费用
安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吉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三亚治疗癫痫病医院
安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