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米泉信息网 > 游戏

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六十三章 自由的含义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20:45

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六十三章 自由的含义

三人三大份牛肉面,本来燕飞还想要份牛肉的,结果五嫂给的饭里面牛肉就够多了,两姑娘都反对再要一份肉了。

季芸芸吃着饭眼珠子滴溜溜地转,看来看去的,特别趁着五嫂低头算账的时候,使劲盯着人家看。看的徐小燕都不好意思了,拧了她两下她才安心吃饭。

弄了半天燕飞才明白,感情这姑娘听说过这个店是个以前的大混混开的,怕是黑店。燕飞只不过稍微替五哥说了两句,她振振有词:“你天天见他当然不怕了?你要是天天见妖怪还不吃你,那你看见妖怪当然不会害怕了!”

还好她说话声音小,不然燕飞就尴尬了。结果吃完饭燕飞要掏钱,被五嫂推着就出门了,还热情的要燕飞下次还来,弄的连这姑娘也不好意思了:“看不出来这家人挺好的呀,你们也没那么深交情吧,都不问你要钱?”

燕飞怎么知道,反正人与人之间的事情就是这么难说,有的挨着的邻居还有不说话的呢,初一见面的就成好朋友的也不少,谁让人家就是看燕飞这样的顺眼呢!

季芸芸念念不忘这顿饭燕飞没掏钱,嘀嘀咕咕地提要求,本来刚才‘敲诈’的是两顿野兔肉,现在又要涨价了,变三顿了。

三顿就三顿吧,燕飞依旧无所谓,反正这东西不稀罕。

下午买书的时候就快得多了,特别是徐小燕自从接受了那一大堆衣服,忽然就变得特别老实了,和隐形人似的。偶尔燕飞说个啥,也不知道傻姑娘想什么呢,还会脸红了。

燕飞才不管她脸红不脸红,反正不指指点点就行,看她难得老实一会儿,赶紧随便买了几本书对付过去了。

这样的书摊也没什么可买的,要么是国内外名著,要么就是破烂杂志,唯一的优点就是价格特别实惠,什么时候准备卖废品了还能赚回来点。

季芸芸吃过饭陪着转了一会儿买完书就回去了,临走还神神秘秘地给燕飞嘀咕,让他记得要回去抓野兔。

徐小燕的心思完全不赶趟儿了,抱着一堆衣服跟燕飞后面,迷迷糊糊的不在状态。等到季芸芸一走,不小心又碰到了几个别的同学,脸上红了又红,立刻就说要回学校了。

燕飞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就任她和同学们一起回学校去了。

燕飞这人受不得别人的好,他现在还想着中午吃了人家的饭没要钱,挺不好意思的。所以就想着赶紧回去,弄点龙骨酒出来,回头的话谁帮过咱都给送点。

以前买酒花钱,现在自己做了,送自己的酒多有诚意,关键还实惠。

周末了到处都是人,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也难,好在这里离大桥不远,燕飞准备溜到那里继续去钻桥洞。

刚走到大桥不远,就看到了一辆三岔河镇过来的公共汽车开过来,乡镇的车好认的很,车窗前就摆着着三岔河到汤河的牌子呢!车过了桥就停了下来,呼啦啦就下来了几个人。

其中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伙子,一下车就站住了,然后来了个深呼吸,高呼了一声:“我自由了,哈哈哈……”

一连串的狂笑,惹的周围的人都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她,特别是几个看起来是学生的姑娘,更是躲瘟神似的赶紧离他老远。

小伙子看到别人避之不及,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伸着手指头指点了一圈,然后做仰天长啸状:“你们,懂得自由的含义吗?”

然后大笑三声,趾高气扬地一甩脏兮兮地头发正准备走人,忽然脸色一变

,像被捏住了脖子的小鸡崽似的,喉咙里咯咯两声,然后咽了口吐沫,艰难地说道:“那啥,飞哥,你咋在这儿?”

看着一脸尴尬地黑子,燕飞简直无语,一直盯得这厮手脚无措,才淡淡说了句:“今天活儿干完了吗?走吧,一会儿又该喂牛了!”

没错,这个拥有‘超前意识’,懂得‘自由的含义’的小伙儿,就是因为赌博被赶出家门,在养牛场一边和燕飞虚与委蛇,一边内心坚强不屈向往‘自由’的黑子。

听燕飞一说喂牛,这家伙恬不知耻地又赔笑道:“飞哥英明。我就是想着晚上还要喂牛,特意过来找你回去的,没你老人家的指导,那牛都吃不好啊!”

燕飞懒得理他,带头就朝三岔河镇走去,后面黑子嘀嘀咕咕地嘟囔:“人要倒霉,盐罐生蛆!”

只不过说什么都晚了,只能跟着燕飞开始有气无力地朝家赶。

走了半天他才醒悟过来:“唉,我说,你这是回去的路吗?车在那边呢!”

看燕飞不搭理他,又觉悟了:“你不是准备让我就这么走回去吧?大白天的可有车呢?”

燕飞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:“车走的还不如人走的快,我们走小路回去,快得很。还省点车票钱。要不你请我坐车也行?”

“我请就我请,不就一块多钱吗?你当我请不起呀!”这家伙就是典型的三天不挨打,上房子就揭瓦。还好看燕飞脸色不善,赶紧改口道:“那算了,还是走回去吧!我这就借了超哥十块钱,再坐车都没个零花钱了。”

磨磨蹭蹭地跟着燕飞往回走,趟河的时候他看着大河,顿生感悟:“看来古人说的还真是有道理啊!滚滚长江东逝水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啊!”

等回到养牛场,场里面几个人看他的模样差点笑岔了气。

原来这厮一大早等燕飞一走就计划着出走,结果还没有车费。死缠烂打了大半天才找马超借了十块钱,临走的时候又前思后想,还特意和养牛场的几个人一一道别,高喊着自由万岁上了去县城的车。

结果这不到一个下午,就又回来了。

面对众人的嗤笑,这厮依旧恬不知耻地继续感悟人生:“人的命就是天注定,要想干大事,就要先受罪儿!想当年光武爷起家的时候,那都是从咱们这儿讨饭过去的,我就当这是老天对我的磨练了!”

燕飞想想这厮的出走过程也想笑,不过还是给他泼凉水道:“就你这运气,也和光武爷比?我看也就是个铲牛粪的命了!认命吧你!”

一句话说的这厮垂头丧气,在众人呵呵笑声中,认命地去铲牛粪了。

来宾治疗阴道炎方法
泰州治疗盆腔炎方法
四川治性病好的医院
来宾治疗阴道炎费用
泰州治疗盆腔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